博牛彩票

當前位置:首頁 > 航道文化 > 職工文藝
春歸何處
作者:  程若嫣      来源:长江航道测量中心      时间:2019-05-16 09:37     阅读次数:

   春天大概就是黃鹂的第一聲鳴啼,是矮牆邊盛開的第一朵薔薇,是曉寒枝頭嬌豔欲滴的紅杏,是暮冬也帶不走的最後一縷沁骨梅香。
  作爲一個南方人,我從來沒想過在“溫暖”的五月還需要裹著厚厚的棉襖,但在東北的臨江確實得這樣。本地人好像比我們這些外來客要耐寒些,吃飯的時候老板娘還會調笑說我們穿得有些多,而我們總會齊刷刷的回一句:“姐,冷!”
  北國最令人向往的是冰雕玉砌的冬,很多人慕名去看冰雕,去賞雪景,春總是鮮有人問津的。臨江的春天來得比武漢要遲。武漢的春意是強烈的,五月裏,空氣中彌漫著淡淡的花香和無盡的青草氣息;而臨江的小草這時才剛剛揉著眼睛,打著哈欠,伸伸懶腰,努力扒開頭上的泥土,冒出了一個嫩綠的芽尖。辦公室窗前有一座山,山上的樹木時至今日才怯生生伸展嫩芽,大約是這裏的植物也怕冷,現在才肯露臉。
  鴨綠江邊的楊柳樹也開始抽出嫩綠的枝芽,微風拂過,身姿妖娆。不過這裏可能不適合這種溫柔多情的植物,蕭瑟江風襲來,馬路上、江水裏又多了她們的斷枝殘葉。我不禁想,如果她們去過煙雨朦胧的江南水鄉,會不會想留在那裏呢?
  有趣的是在這樣的月份裏還能賞到梅。偶然一次路過江心島公園,瞥見島內一片粉紅,進園才知是一簇簇梅花開得正豔。放眼望去,紅蕊碧萼綴滿枝頭,行走在梅園中,身心都被馥郁的幽香吞沒了。仔細觀察梅樹綻放的花朵,小小一點卻有無限清香,我不禁贊歎這些小生靈頑強的生命力,它們拼命生長,肆意芬芳,用有限的生命爲無數過客帶來了初春的美景和惬意。
  最喜歡臨江的藍天。晴日裏的天空明淨高潔,宛若雨洗過般湛藍,幾縷雲絲挂在天邊,更顯甯靜溫柔。晴日的傍晚也是值得記敘的,夕陽的余晖與遠山一齊倒映在鴨綠江山上,若恰逢微風吹過,波光粼粼,江面便宛如美人魚華麗的裙擺,令人駐足贊歎。
  春歸何處?并非寂寞行无路。看遍临江春景,春归心底,所需不过心头的宁静与从容。

相關信息

Powered by CJHDJ.COM.CN 博牛彩票 All Rights Reserved.
ICP備案編號:鄂ICP備05007587號     鄂公网安备 42010202000606号    版權所有:博牛彩票